最新动态

12-02-2021

Donations to social projects in the Cologne area

Last year, we decided to send the majority of our New Year’s cards by e-mail rather than by post. We were very happy to donate the savings resulting from the electronic card mailing to the two non-profit organizations Schumaneck GmbH and mittendrin e.V..

最新动态

22-01-2021

Partnership Dr. Alan Stewart and Dr. Alexander Schuld

dompatent von Kreisler is pleased to announce that Dr. Alan Stewart and Dr. Alexander Schuld have been appointed as new partners. To learn more about them and why they are an asset to our firm please click on the profiles.

最新动态

01-01-2021

HOLIDAY WISHES 2020

dompatent von Kreisler wishes you a New Year filled with happiness, success and most importantly good health.

For many years, dompatent von Kreisler has supported local artists by purchasing a piece of art for our New Year’s wishes. This year we are pleased to share with you the untitled painting by Sabine Endres.

最新动态

02-12-2020

Patentability of transgenic animals – summary by Dr. Annika Meyers

There has been a long discussion whether genetically modified animals should have access to patent protection or not. The European Patent Office has now ruled again on this topic in two cases T 682/16 and T 789/16. Read a summary by one of our IP trainees Dr. Annika Meyers on this topic in the journal „IP – Rechtsberater (IPRB)“.

最新动态

09-11-2020

Those who succeed attract imitators

As patent attorneys and attorneys at law, we passionately protect and defend the rights of our clients, for example against product and trademark piracy. In 2018, EU customs seized almost 27 million infringing products worth €740 million at the EU’s external borders . The internet in particular enables dubious suppliers to sell plagiarism and counterfeits.

Raising public awareness of plagiarism and counterfeiting is one of the tasks of “Aktion Plagiarius e.V” . “Aktion Plagiarius e.V.” awards the negative prize “Plagiarius” for the most brazen plagiarism and forgeries, including a trophy, a black dwarf with a golden nose.

dompatent promotes Aktion Plagiarius as a supporting member. We would like to sustain our clients in this way as well, in order to draw attention to product and brand piracy and the associated disadvantages from an economic point of view but also with regard to safety deficiencies.

最新动态

19-05-2022

G1/22 及 G2/22 – 优先权的管辖权及判定

[25.02.2022 – 伊娃・伯克博士 & 李妍婕]

 

近年来,欧洲专利局(EPO)收到的优先权纠纷与日俱增。在优先权的有效性判定中,除考虑相关发明与在先申请的一致性外,还需判断主张人是否具有主张优先权的权利。日前,相关问题被提交至欧洲专利局(EPO)的扩大上诉委员会(EBA),其决定可能会对欧洲现行的优先权判定实践产生影响。

 

概要

《欧洲专利公约》(EPC)第87条第(1)款特别规定,仅在先申请的申请人及其所有权继承人(successor in title)有权在提交同一发明的欧洲专利申请时主张优先权。因此,在实践中,欧洲专利局通常要求在先申请的申请人或其所有权继承人必须也是后续提交的欧洲专利申请的申请人之一。然而,当后续申请是PCT国际申请的欧洲部分(Euro-PCT申请),且在先申请的申请人及其所有权继承人并未被指定为该欧洲部分的申请人,情况将变得十分复杂。

在上诉案件T 1513/17 和T 2719/19的合并审理中,欧洲专利局的上诉委员会3.3.04 决定, 基于《欧洲专利公约》第112条第(1)款第(a)项, 向扩大上诉委员会提交以下问题:

一、《欧洲专利公约》是否赋予了欧洲专利局管辖权? 该管辖权用以确定一方是否有效宣称其为公约第87条第(1)款第(b)项中的所提到的所有权继承人。

二、如问题一的答案是肯定的:

在下列情形下,乙方是否可以有效地依靠PCT申请中已宣称的优先权以达到通过《欧洲专利公约》第87条第(1)款来主张优先权的目的?

  1. 在该PCT申请中,甲方仅被指定为美国的申请人,乙方被指定为包括欧洲区域专利保护在内的其他指定国家或地区的申请人,且
  1. 该PCT申请要求从指定甲方为申请人的在先申请中获得优先权,且
  1. 该PCT申请中要求的优先权符合《巴黎公约》第4条规定。

以上问题可以被归纳为如下两个方面:

  1. 《欧洲专利公约》能否为欧洲专利局判断优先权主张方是否属于第87条第(1)款第(b)项所规定的“所有权继承人”的法律实践提供法律依据?
  1. 针对Euro-PCT申请,能否使用 “PCT联合申请人”方法来判定其优先权主张的有效性? 上述“PCT联合申请人”方法指的是:当PCT申请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申请人(联合申请人)提出,且其中一个申请人亦是在先申请的申请人或其所有权继承人,其所拥有的优先权将被默认为与其他PCT申请人共享。

 

在案件T1513/17中,上诉委员会审理了针对欧洲专利局异议部门(opposition division)关于撤销欧洲专利 EP 1755674B1 决定的上诉。 涉案专利授权自Euro-PCT申请并主张了同一发明在先美国申请的优先权。如图1所示, 对于该美国在先申请而言,发明人和申请人均为R,W 和Z。然而,在后续的PCT国际申请中,R,W 和Z 仅被指定为美国地区的申请人;在包括欧洲专利局在内的其他指定局中, A和U被指定为申请人。 很明显,A和U并不是该在先申请的申请人,亦没有书面证据表明A和U为R,W和Z的所有权继承人。

 

 

另一相关案件T 2719/19 涉及针对欧洲专利局审查部门(examining division)拒绝欧洲专利申请EP 16160321决定的上诉。该申请是上述涉案专利EP’674的第二代分案申请并面临着同样的优先权有效性困境——Euro-PCT申请的申请人A 和 U是否共享R,W和Z所拥有的优先权?以及欧洲专利局是否有c对该问题做出裁定?

欧洲专利局的管辖权

在上诉人和答辩人所提交的书面意见中,欧洲专利局裁定优先权归属的权力受到了质疑。尽管双方都并未提出令人信服的论据,上诉委员会依然认为应该利用此机会以获取扩大上诉委员会就该问题的相关法律意见。

实际上,本案的上诉委员会发现,在相关案例中,其他上诉委员会亦对欧洲专利局的管辖权提出了质疑(参见T 239/16、T419/16以及T 845/19)。T 239/16和T419/16 的上诉委员认为,决定优先权归属的管辖权可类比于决定一方是否拥有特定专利申请权利的管辖权。 而根据EPC相关的准备工作文件(Travaux Préparatoires), 欧洲专利局并没有决定一方是否拥有特定专利申请权力的管辖权。以此类推,欧洲专利局似乎亦不具有决定优先权所属的权力。

然而,本案的上诉委员会更倾向于案例 T 844/18 所持的观点,即“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可以免除欧洲专利局按照公约第87条第(1)款对优先权主张人身份进行评估的义务”。该案的上诉委员指出,为避免改变实践所可能引起的破坏性影响,欧洲专利局决定优先权归属(包括对优先权主张人评估)的惯例不应被轻易推翻。

“联合申请人”方法

 假设欧洲专利局有权评估所有权继承人,接下来则需考虑:在提交问题二所描述的情况下,乙方是否共享了甲方所拥有的优先权,即,相关Euro-PCT申请是否有效地要求了优先权。

上诉人宣称,欧洲专利局所采用的“联合申请人”方法应类比适用于涉案专利。根据《专利合作公约》(PCT)第11条第3款以及《欧洲专利公约》第153条第(2)款, Euro-PCT申请具有正规国家申请的效力;由于专利合作公约中并没有相关规定, 欧洲专利公约将适用于Euro-PCT申请。

《欧洲专利公约》第118条规定:

“如果欧洲专利的申请人或所有人在不同的指定缔约国并不一致,就欧洲专利局的程序而言,他们应被视为联合申请人或联合所有人……”。

同时 《欧洲专利局审查指南》A部分第III章第6.1节指出:

“针对由联合申请人提交的欧洲专利申请优先权的有效性判定,只要求联合申请人涵盖了在先申请的所有申请人或其所有权继承人。由于该欧洲专利申请是联合提交的,其在先申请的申请人或其所有权继承人不需特意将优先权转让给其他申请人。”

据此,上诉人认为,优先权拥有者R,W和Z 以及其他申请人A和U 应被视为联合申请人,A和U共享了R,W和Z所享有的优先权。

本案委员会不同意上诉人的观点并认为:公约第118条所规定的条款,即使为“联合申请人”方法提供了法律依据,其效力也仅限于欧洲专利申请的申请人。而在本案中,优先权人R,W和Z并不在涉案欧洲专利的申请人之列。

委员会进一步提出,类比于针对欧洲申请的“联合申请人”方法,是否可以使用所谓的“PCT联合申请人”方法对涉案专利进行评估,以及哪个法律系统应该用来判断方法的可行性。 “PCT联合申请人”方法指的是:只要PCT国际申请的申请人涵盖了所有优先权所有人,在没有特意的优先权转移的条件下,即使该优先权所有人并不在Euro-PCT申请的申请人之列,Euro-PCT申请的申请人也可共享其优先权。

PCT联合申请人”方法的法律依据

针对此问题,答辩人甲提出,《专利合作公约》第8条第(2)款第a项有关“优先权统一性”的规定或可作为实行“PCT联合申请人”方法的法律依据。本案委员会并不认可。委员会指出,该方法的可行性评估应在《巴黎公约》的规定下进行。因为在《专利合作条约》关于优先权要求和效力的条款中并不是独立存在,而是引用了《巴黎公约》第4条。

同时,上诉人提交了海牙上诉法院(CoA)在Biogen/Genentech v. Celltrion 一案中的判决以支持其使用EPC对 “PCT联合申请人” 方法进行评估的观点。该案中,上诉法院(CoA)认为优先权的评估应适用保护地所在地的法律(lex loci protectionis)。根据《巴黎公约》第2条第(1)款,在特定国家,对于专利授权与无效的要求的审查应根据国家法律实施。 优先权判定恰是所述要求的一部分。 就Euro-PCT申请而言,由于其在欧洲地区寻求专利保护,所适用的法律应是《欧洲专利公约》。对该案而言,由于《欧洲专利公约》并未对优先权转让的形式做出要求,《雇员专有信息和发明及争端解决协议》可作为优先权转让的证据。

诚然,此做法似乎合规合理,但上诉委员依旧担心其可能引入的法律上的不确定性。因为《欧洲专利公约》本身并不包含针对评估优先权转让形式的相关条款,扩大上诉委员会也尚未对此问题做出解答。甚至乎,在既定判例法中,欧洲专利局的上诉委员会通常使用在先申请所属国的国家法律对转让有效性进行评估 (参见II-d 2.2.2 Case Law of the Boards of Appeal at the EPO, 2019)。

委员会进一步提出,由于《欧洲专利公约》并未对优先权的转让形式做出要求, 当甲乙双方被分别指定为同一PCT申请不同指定国家或地区的申请人时,是否可以认为甲乙双方联合提交该PCT国际申请的行为在事实上构成了优先权转让的隐含协议。此论点似乎也可用于其他任何未对优先权转让形式进行要求的国家法律。

德国联邦法院(Bundesgerichtshof BGH X ZR 49/12)在一项判决中也认可了类似的思路。该法院主张,对于要求德国国家在先专利优先权的欧洲专利申请的德国部分,其优先权有效性评估应适用德国法律。 由于德国法律并未对转让形式做出要求,联合申请在事实上构成了双方之间的优先权转让隐含协议。英国法院在“KCI licensing Inc and others 诉Smith & Nephew PLC and others” 一案中,针对联合提交的PCT申请的欧洲部分的英国部分,也做出了相似的判断。

 

当下,国际申请数量与日俱增,扩大委员会的答复将填补欧洲专利系统中的法律空白,并为大量类似案例提供法律依据。让我们翘首以盼。

 

25-02-2022

New EPO Guidelines

[25.02.2022 – Thomas Henzler & Dr. Stephan Milles]

最重要的更新:新版欧洲专利局的审查指南将于202231日生效

2022年3月1日,每年更新的《欧洲专利局审查指南》(以下简称《指南》)将开始生效。该《指南》旨在为欧洲专利局根据《欧洲专利公约》及其实施细则进行的程序实践提供指导。

在下面的文章中,将针对更新的《指南》中的最重要的修订进行讨论,并对A-H部分的修订进行简洁的概述。

A 部分(形式审查)中的修订

A部分第III章第5.3中更新了关于指定发明人。

如果申请人不是(唯一)发明人,则指定应在单独的文件中提交,包含发明人的国家和居住地,最好包括邮政编码。 现在更新明确指出,发明人的国家和居住地可以是申请人的国家和居住地。

此外,鉴于新的《欧洲专利公约》实施细则第19 条(自 2021 年 4 月 1 日起生效)删除了向发明人送达指定的程序,因此取消了《审查指南》的相应部分(之前的 A部分第III 章第5.4节)。 此外,在A部分第III章第6.12节中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瑞典的申请人可免于根据《欧洲专利公约》实施细则第141条第(1)款提交检索结果的副本。

B部分(检索),C部分(实质审查),D部分(异议和限制/撤销)中的修订。

只对B-D部分做了微小的改动,无需进一步讨论。

E部分(一般程序事项)中的修订

E部分第III章第8.3.1中,对在通过视频会议进行的口头程序中检查参与者的身份和授权的做法进行了评论。对于实践来说,特别是新增加的部分可能是相关的,根据该部分,身份文件的副本也可以在口头程序前两天通过欧洲专利局在线申请选项提交,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到口头程序开始时提供给当事人的地址。

此外,E部分第VI章也得到了很大的更新,涉及到欧洲专利局主动进行的审查;未在适当时间提交的事实、证据或理由以及第三方的意见。在此,对E部分第VI章第2.2中涉及到的为准备或在口头程序中提交的材料进行了特别广泛的补充,更详细地说,E部分第VI章第2.2.1澄清了新的事实和证据的主题。它指出,《欧洲专利公约》实施细则第116条第(1)款是对《欧洲专利公约》第114条第(2)款的实施,是对关于未及时提交的事实或证据的现有判例的进一步发展,明确了审查或异议部门有自由裁量权,可以不考虑新的事实或证据,理由是它们是在《欧洲专利公约》实施细则第116条规定的传票日期之后提交的,除非因为诉讼主题发生了变化而必须接受这些事实或证据。

此外,在E部分第VI章第2.2.2中,对准备或在口头诉讼期间提交的修正案进行了评论,涉及到《欧洲专利公约》实施细则第116条第(2)款。随后在第2.2.5节中澄清了与行使自由裁量权(第2.2.3节)、陈述权(第2.2.4节)和费用有关的原则。

除此之外,《欧洲专利公约》实施细则第134条的适用范围(期限的延长)在E部分第VIII 章第1.6.2.3也得到了明确,现在明确引用:《欧洲专利公约》实施细则第159条第(1)款规定的进入欧洲阶段的期限;《欧洲专利公约》第99条第(1)款规定的异议期或分案申请的续展费到期日以及《欧洲专利公约》实施细则第51条第(3)款规定的四个月期限的开始(见A部分第IV章第1.4.3节),等等。

F部分(欧洲专利申请)的修订

F部分第IV章第4.3涉及了描述和权利要求之间的不一致。由于2021年的指南更新对专利授权前的描述与权利要求的一致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在2022年的更新中考虑了大量的用户反馈。因此,现在对根据权利要求调整描述的要求有所松动。例如,不再需要删除描述中不再为修改后的权利要求所涵盖的实施例。作为一种选择,只有与权利要求不一致的主题内容才需要从描述中删除。除此之外,对于一个实施例是否与权利要求书一致存在疑问的边界情况,怀疑的好处将归于申请人。

此外,在F部分第IV章第4.7.1中描述了如何解释诸如 “关于”、”大约 “或 “基本上 “等术语,以阐明与权利要求书一致的清晰描述。

F部分第V章第3.2.4中,给出了一个新的例子,描述了有多个依赖关系的权利要求中缺乏统一性。

F部分第VI章是关于优先权的主题,F部分第V章第1.5更新了关于部分优先权的G 1/15的教学。”部分优先权 “是指通用 “或者 “权利要求所包含的主题事项中,只有一部分有权享受前一个申请的优先权日期(https://www.epo.org/law-practice/legal-texts/official-journal/2017/09/a82.html). G 1/15号决定的原理也适用于决定要求优先权的申请是否是《欧洲专利公约》第87条第(1)款意义上的第一份申请。同样地,其还给出了一个应用新判例法的例子,并说明了一份文件是否享有优先权的问题。

G部分(可专利性) 中的修订

G部分第II章第3.3.2中,由于G 1/19号决定对计算机实现的模拟、设计和建模方法的专利性起着重要作用,所以对针对计算机实现的模拟的权利要求这一主题进行了广泛的更新(https://www.epo.org/law-practice/case-law-appeals/recent/g190001ex1.html)。

针对模拟、设计或建模方法的权利要求通常包括属于数学方法或执行心理行为的方法类别的特征。因此,所要求的主题事项作为一个整体可能属于《欧洲专利公约》第52条(2)款第(a)项,第52条(2)款第(c)项和第52条第(3)款所述的可专利性的例外情况。

然而,在更新的《指南》中,澄清了至少部分由计算机实现的方法可以导致要求的标的物整体不再被排除在专利性之外。《指南》还对与外部物理现实相互作用的模拟、纯粹的数字模拟、数字模拟的具体技术实现以及数字模拟计算出的数字输出数据的预期技术用途的例子进行了更详细的说明。

关于设计过程,更新的《指南》补充说明,如果计算机实现的模拟被要求作为设计过程的一部分,则规定的原则同样适用。

在涉及发明步骤的G部分第VII章中,针对包含技术和非技术特征的权利要求,更新了针对问题-解决方案-方法的G部分第VII章第5.4

在一项权利要求中出现技术和非技术特征的混合(混合型发明)是合法的,如计算机实现的发明经常出现这种情况。在新版《指南》中,按照COMVIK的方法,概述了问题-解决方案方法在混合型发明中的应用。

此外,G部分第VII章第5.4.1针对包含技术和非技术特征的权利要求的客观技术问题的表述,向用户提供了实用建议。G部分第VII章第5.4.2.5中举例说明了COMVIK方法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应用。

H部分(修正和更正)的修订

在更新的《指南》没有对该部分作出重大修改。

结论

我们认为,以下是跟实际操作有关的更新:

  1. 计算机实现的模拟、设计或建模并非不可避免地被排除在专利性之外,G1/19, COMVIK – G部分第II第3.3.2节
  2. (只有)当文本与权利要求不一致时,描述的修改是必要的 – F部分第IV章第4.3节
  3. 发明人的指定可以包括申请人的国家和地址 – A部分第III章第5.3节
  4. 部分优先权的考虑和信息,G1/15 – F部分第VI章第1.5节
  5. 明确 “关于”、”大约 “或 “基本上”—F部分第IV章第4.7.1节
  6. 有多个依赖关系的权利要求中缺乏统一性的例子 – F部分第V章第3.2.4节
  7. 延长期限的例子,《欧洲专利公约》实施细则第134条(自动延长)- E部分第VIII章第1.6.2.3节
07-06-2021

香奈儿与华为的商标是否造成混淆

依据商标法,如果两个申请的标志具有相似性且用于相同或相似种类的商品与服务,那么这样可能引发相关公众(消费者)的混淆,认为这两种标志对应的商品来自于同个或相关联企业。

在本案中,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于2017向欧盟知识产权局申请注册包含手机和计算机硬件的第9类商品图形商标

该申请遭到香奈儿基于其在法国注册的商标提出的异议。
上述第一个商标在第9类计算机硬件上获得了商标注册。

最终该异议在欧盟知识产权局一审及二审中均被驳回。欧盟法院如今也认可了这一观点。

根据欧盟法院的判决(T-44/20),该案中两个商标视觉上并不相似。即便两个商标均包含有弧度的线条,但在先商标使人联想起字母“C”,而之后的商标则代表着字母“h”或“u”。同时,后注册的商标在连接处并不连续,而在先商标则并非如此

因此,仅从两个商标均显示了相交成圆环的字母这样的事实出发,无法得出其会导致使消费者混淆的结论。

该判决全文请参考。

最新动态

19-05-2021

计算机实施的模拟在欧洲专利局的保护

软件相关发明的可专利性近来一直是欧洲专利问题的热门话题之一。欧洲专利局(EPO)扩大上诉委员会最新公布的第G1 / 19号判决对通过计算机实施的模拟能否被授予专利权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讨论。阅读以下对G1 / 19判决所涉及要点的总结,了解有关欧洲软件(计算机模拟)专利申请的最新进展。

第 G1 / 19号判决重申了目前欧洲专利局(EPO )用于评估计算机实施发明创造性的方法,即Comvik方法的适用性。Comvik方法在该判决中被认定为同样适用于通过计算机实施的模拟。

众所周知,为了获得专利权,计算机实施的发明(CII)必须越过欧洲专利局设置的两大“门槛”。其一是根据EPC第52款要求的可专利客体测试。这意味着要求保护的客体不得属于EPC第52条第二款中提到的不属于发明的客体。其二是该发明应符合EPC第52款第一条关于创造性的规定。从下图1可以看到,第一个要求相对门槛较低。这一要求可以简单地通过建立与计算机的联系而实现。例如,可以将权利要求的方法改写为“计算机实现的方法” 从而使EPC第52款第二条的例外不再适用。然而,关于创造性的第二个要求通常更加难以达成。评估CII创造性的方法,即图1中所示的第二个门槛,是在第T 641/00号决定中建立的,通常被称为“ Comvik方法”。

如所示图1,根据Comvik方法,当评估同时含有技术和非技术特征的混合型发明的创造性时,应考虑所有有助于本发明技术特性的特征。这些特征还包括:当孤立地考虑时,这些特征是非技术性的,但根据发明的上下文,确实有助于产生用于技术目的的技术效果从而有助于发明的技术特性。但是,对本发明的技术特性没有贡献的特征不能支持发明的创造性。例如,如果某个特征仅有助于解决非技术性问题,例如解决非专利技术领域的问题,则该特征将无助于发明创造性的评估。

图2简单展示了在计算机实施的过程中如何以及何时发生“技术效果”或“技术互动”。在实际应用中,技术输入可以包括测量,技术输出可以作为用于控制机器的控制信号。技术输入和输出通常都是通过与外界实体的直接联系来实现的。对计算机或及其运作的改进也可以产生”技术效果”从而有助于实现创造性。然而,当涉及计算机实施的模拟时,因模拟的目的就是摆脱外界物理实体,所以在这样的案例中寻找与外界实体的直接联系也就会变得更加困难——在大多数情况下,除了计算机本身,模拟过程中完全不存在任何外界实体。也因此,这样的案件中留给申请人申辩的余地非常有限。

实践中常用的第一种申辩方式是强调该模拟是对于计算机或其运作进行了客制化的适配(例如对于计算机或数据传输或存储机制的特殊适配)。对模拟技术本身的改进也可以通过实施软件的具体细节来实现。在这种申辩方式下,仅找到合适的模拟算法是不够的,还要求算法必须是基于计算机内部结构功能而设计的。但如果申请人希望依赖于实施细节的技术改进而跨越创造性门槛,则这种实施细节将必须在专利申请说明书中公开,并且应在相关权利要求中作为限制特征体现出来。由于计算机模拟通常被设计成可以在多个不同的计算机系统中跨平台运行,而且通常该软件考虑了计算机的特殊内部功能不能被证明,所以第一种申辩方式在实践中很难成功。

第二种申辩方式是强调该计算机实施的模拟的输出有一个潜在的技术效果。正如扩大上诉委员会所述,与外界物理实体的直接联系并不是建立技术性的必要条件。对于计算机实施的发明而言,具有产生技术效果的潜力就足够了。但在实际操作中,要达到第T 1227/05号判决中所提到的“充分定义的技术目的“的要求可能并非易事。前述的由技术上诉委员会作出的T判决虽经常被专利从业人员引用,但在以后的实践中可能不会像以前那样具有说服力,因为扩大上诉委员会表示该T判决是基于特定的情况,在一般情况下不应予以适用。更进一步的要求是从权利要求措辞中必须能够清楚看出模拟的输出仅适用于其预期的特定技术用途。在这样的要求下,如前所述,想要排除任何潜在的非技术用途可能非常具有挑战性。对前述抽象概念举一个现实中的例子来说明:索引文件作为输出具有潜在的技术效果;因为输出的编索引文件决定了计算机搜索信息的方式,所以被认为是技术手段;而搜索则是一个技术性的问题,从而潜在的用技术手段解决了技术问题达到了潜在的技术效果。

扩大上诉委员会在G1/19中澄清 ,通过计算机实施的模拟其技术性与模拟的系统或者模拟的过程是否具有技术性无关,即使模拟的系统或过程具有技术性,被模拟的客体首先必须被转换成模型和算法(即非技术性的信息)然后再进行模拟。在创造性评估中是否考虑模拟的系统或者模拟的过程的技术性,取决于它们是否对权利要求保护的模拟发明所实现的任何技术效果做出了贡献。简单来说,申请人还是应着眼于上述两种申辩方式,并基于这两种方式起草专利说明书,仅改进模型(即在计算机上计算技术系统的行为)将被视为非技术性的。因此,必须在此之上有其他的发明点。

扩大上述委员会在G1/19中未就评估计算机实施过程中是否会产生超出计算机实施过程本身的技术效果以解决技术问题而提供详尽的评估标准。因此理论上该判决并未否定该种类发明被授予专利权的可能。然而,在通过计算机实施的发明中进一步的技术效果依然非常依赖于发明本身的技术性。因此,说服审查员通过本发明解决的问题是具有技术性的将继续成为欧洲计算机实施的专利其实践中的主要任务。

计算机实施的模拟应用在设计过程中也需要考虑同样的问题。扩大上诉委员会认为设计过程通常是一种认知活动,然而不能排除在将来,设计过程中的一些步骤仍可能被认定为存在一些有助于发明授权的技术特征。但相对的,如果仅仅在设计过程中附加一个认知性的设计步骤将不会使模拟本身具有技术性。

结论:

总的来说,根据 G1/19,欧洲专利局仍为所有有关计算机实施的模拟的申请都保留了授权的机会。然而,如其他软件相关发明的实践所证实的那样,欧洲专利局会继续使用其相对严格的方法对创造性进行评估。当起草专利申请时,申请人和专利从业者仍然需要花费额外的精力来详细描述模拟算法如何影响计算机的内部功能,或确保其实际输出具有潜在的技术效果,又或者两者皆有。

关键要点:

  • 欧洲专利局会以和对待其他计算机实施发明相似的方法对待计算机实施的模拟,Comvik方法(T641 / 00)被再次确认。
  • 被模拟系统或模型的技术性并不一定会影响模拟方法的可专利性。
  • T 0489/14要求的与(外部)物理实体有直接联系不是建立技术性的要求或必要条件。
  • 引用当前版本审查指南中的T 1227/05号决定可能不再是一个强有力的论点。
  • 计算机实施的模拟作为设计过程中的一部分,应以与普通计算机实施发明相同的方式进行评估。

如果您想阅读整个决定,请单击此处。.

最新动态